愿每一个孩子都被阳光找到

发布日期:2019-10-18     浏览次数:373

       20年的普校生涯,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则留言,一篇文章。
       留言是这样写的:老师,谢谢你这么多年的教育。只是它真的影响我很多年。可能不是您讲的题、说的内容,它是一份信仰,对幸福的信仰。其实这个孩子我只教过一年。那一年冬天,孩子的父亲遭遇意外去世了,本就一身病的母亲没了主心骨。一个阳光上进的小姑娘一下子就没了朝气。对学习爱理不理的。我和她谈话,一次两次三次,她都保持永久性沉默。我说:“你这样会毁了自己的,你会考不上高中的。”孩子猛然问我:“考上了又怎么样?我上得起吗?”我说:“上得起,我和杨老师只有一个姑娘,我们负担不重,只要你考上,我们供你,但你以后得还我。”孩子抬起头,笑了,又哭了,我拍拍她的肩膀说,比我都高了。
       后来,孩子考上了泽州一中。再后来,上了天津的一所大学。每到教师节,孩子们都会寄点润喉茶什么。2016年过年,孩子发短信说:“老班,我给咱中学的学弟学妹们买了点图书,包裹寄给你了。”我立刻给她打电话:“跟你说多少遍了,自己独自在外吃好穿暖,就记不住啊!”孩子说:“老师,我考了我们系里的第一名,我用奖学金买的,咱学校的图书馆也该添几本年轻人爱看的新书了。”我沉默了几秒钟说:“谢谢你,孩子,长大了!”2018年,孩子通过了选调生公务员考试,成为了一名农村第一副书记,看着她的笑容,真美。
       一篇文章的题目叫《你们都是我的学生》。做老师,我告诉自己,关爱生命中经过的每一个孩子——尊重不是高高在上的施舍,而是发自内心的平等对话。有一次我调座位,因为没有按成绩排名,一个学习成绩相对较好的孩子在日记中问我:老师,你费那么多的精力去管理这些学习成绩的边缘者有意义吗?说实在话,我当时有些接受不了,家长可以这样质疑我,我自己的学生也这么质疑我,让我情何以堪?所以,在周会课上,我给孩子们讲了以前教过的一些成绩并不是很出色但事业和人生很成功的孩子的事例。我告诉孩子们,每一个人都值得我们尊重,他与我们的人生相遇就是一场缘分,值得珍惜的缘分。没想到,两天后的古诗背诵,不仅那几个永不变更的小刺头背下来了,就连那个出生时受了一点委屈现在大脑反应有点慢的司同学也背下来了,虽然有那么些的口齿不清,但至少,我和其他学生都听清了,他确实是背下来了。那个时候,我想起了柴静的《看见》,不一的心其实很简章,他们只需要我们平等地对待,只需要我们真实地关注。那天晚上,我写了反思日记《你们都是我的学生》。
       20年普校生涯,我寻找过逃课离校的孩子,家长说不用管他,可我是老师,我不能放弃他们;我安抚过心灵困惑的孩子,家长说他们没办法,可我是老师,我得想办法;我的学生有留在大城市的,有回到农村的,有做律师的,有做自由职业的,也有跟我一样做老师的,他们都是我的骄傲!
       人生就是这样巧合,我用20年的努力证明了自己和普通人一样,却又在20年后成了一名特教老师,陪伴着这些特需的孩子。我想,无论我走到哪里,那都是我该去的地方,都有我该遇见的人。
       就像他,一个天天跟在身后喊我“校长妈妈”的小孩。那次我们举办“叠被子”比赛,很多家长都来了,孩子的妈妈没来。看到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在,孩子拉着我的手非让我坐下,我明白孩子的意思,就坐在他身后陪他到比赛结束。从那以后,孩子就特别黏我,一着急就喊我“妈妈”。孩子们都不让他叫,说我是大家的校长,不是他一个人的妈妈,我也纠正他。可孩子不行。直到有一天,他拉了裤子,老师让他妈妈来送换洗的衣服,妈妈临走时,他哭着要跟,就在我们学校门口,就在刚刚给他洗了身子和裤子的老师眼前,他妈妈抬手打了他一巴掌时,我忽然觉得,孩子想叫就叫吧。晚上我住校,孩子会认真地写字给我看;过年了,我带着孩子到商场买衣服,孩子指着一套又一套的衣服跟我喊“孔丹宁”“石士博”“妞妞”,他是希望我也给班里的其他孩子买啊,多可爱的孩子。
       就像他们,平时被艰辛的生活打磨得沉默寡言,却在微信群里给了我极大鼓励的家长朋友。
       接到任命的时候,我听到的是一个充满矛盾与纠纷的版本;走进特校,扑面而来的是任命时的尴尬。习总书记说,让每一个孩子都享有公平而有尊严的教育。孩子们赶上了好时代,我也要为这些孩子正常地融入生活扎实地奋斗一把!
       我吃过晚饭就钻进学生宿舍了解学生需求,思索办学目标;我和老师一起读书分享,提升团队核心力。教师节,我真心为每一位团队成员送上感谢词,并鞠躬致谢献上鲜花。
       我和团队一起登山。上山时,一只手默默地伸过来牵起我的手,我知道我已经有力量和他们攀到绝顶。一路上,走得快的总在不经意间放慢脚步,上不动的总是望着我的背影咬牙坚持。
       人心温暖了,力量强大了。我们需要和旧理念说再见了——别再说特教老师只是会看孩子。
       我克服困难只身一人前往南京特师、昆明学院参加培训,我扎扎实实跟岗实习;我派出相关老师参加省厅举办的各种特教培训;我要求所有培训回来的教师必须做二次培训;我带着老师们到兄弟学校学习先进经验;我们邀请市特校的省级教学能手、学科带头人到我校做课指导;我们钻研《培智学校课程标准》……终于,我们的首届课堂团队赛开赛了,我们的分层教学、兴趣教学得到了兄弟校的赞赏,我们的送教上门案例、我们的教学设计、我们的论文在省里获奖了。孩子们高兴,老师们高兴、家长高兴,我更高兴。
       一路走来,别问我累不累。当时振轩含混不清地叫妈妈的时候,当牛君琦微笑地看着我勇敢参与体育课的时候,当韩傲雪跟我说好久不见甚是想念的时候,当牛玉婷羞涩地和我微笑的时候,当腼腆的梁玉卓大声地和我说校长好的时候,当我出差回来孩子们一窝蜂地围过来的时候,当孩子们抢着为我掀起门帘的时候,当孩子们跟我到楼梯口叮嘱我慢些上楼的时候,当保安师傅跟我说你真辛苦的时候,当加班晚了值班老师为我送上晚饭的时候,当老师们跟我说谢谢的时候,我跟自己说,这里没有可以炫耀的学生成绩,也尝不到桃李天下的甜蜜。这里只有日复一日地坚守,日复一日地重复,日复一日地辛劳,但我依然相信——万物皆有缝隙,那是阳光照进来的地方。
愿每一个孩子都被阳光找到!愿每一个生命都同样精彩!(?泽州县特殊教育学校  王  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