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电大讲课见闻

发布日期:2018-05-09     浏览次数:1037

《太行日报》 (2016.12.06 5版)   张启才

      1995年11月,我们太行日报社南迁晋城。次年春,经市电大一位了解我学识水平的副教授推荐,我被该校教研室聘请为授课老师。5月30日,当我从报社驻地西安街19号(现为市上党梆子剧团驻地)骑自行车出发,穿街走巷,直达城外东南部,沿土路蹬车上坡,到达位于郝匠村西的市电大时,这所当时晋城唯一被冠以“大学”名称的学校,实在让我有点“失望”:一进校门,沿高低不平的土路向北再往西下坡,进入一座集教学、办公、住宅于一体的其貌不扬的红砖小楼。该楼东南方为打水房,水房侧后杂草丛生,垃圾弃地……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大学”样子。我想,该校老师能长期在此工作生活,我临时授课,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呢?
    1996年5月30日,我在这里第一次登台讲课,讲授《广告学》。在自我介绍后,我这样开讲:今天是5月30号,明天是5月31号,后天是6月1号(这时,学员中发出低低的讥笑声),不要笑,这是三个和广告有关的日子。1925年5月,上海日本纱厂资本家杀害工人领袖顾正红,引爆了“五卅运动”,社会各界抵制日货,报刊拒登日货广告。5月31日是世界无烟日,我国广告法规定,各类媒体不得刊登烟卷广告。6月1日是国际儿童节,我国广告法规定,各类媒体不得刊登对儿童身心健康有害的广告。所以,我说这是三个和广告有关的日子。现在我们开始讲课,请同学们打开课本。
    想不到这样的开头却赢得了监听老师和学员们的一片掌声,他们说,这样的开头“看似平常却奇崛”,很吸引人。我连忙说,是日子凑巧了。此后,我无论讲《基础写作》《应用写作》,还是讲《中国法制史》《刑事诉讼法》,都力求生动活泼,引人入胜。常常把那些看似不着边际、“离题万里”的“风筝”(素材)放飞,然后又迅速“牵”回课堂,为讲课“主题”服务。这种讲课方法,颇受学员好评。
    为汉语言班讲课辅导大约至1998年。其间,我常常对“晋城市广播电视职工大学”这个校名发生疑惑,总觉得它是广播电视系统的一所成人教育机构,可从招生实践看,它又面向全社会,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直到参与编辑《晋城市志》(1999年版)后,才弄清它是“山西广播电视大学晋城分校”和“晋城市职工大学”合并后的产物。从该书“教育”卷得知:晋城职工大学,全称山西机电职工学院晋城分院。前身为太行印刷机器厂职工大学,创建于1976年3月,为成人大专类学校。1993年4月,经晋城市人民政府议定并报省教委批准,与山西广播电视大学晋城分校合并,保留两校名称,一套人马两块招牌。两校合并后占职工大学校址,面积34亩,建筑面积7600平方米,其中教学用建筑面积3160平方米,学生住宿建筑面积1200平方米。合并后编制78人,皆为符合条件的专职教师和管理人员。而“山西广播电视大学晋城分校”成立于1979年9月,称晋东南地区电大工作站,1984年更名为山西广播电视大学晋东南分校,校址在长治。1985年实行市管县体制后改名为山西广播电视大学晋城分校,迁居晋城,1993年与职工大学合并。该校远距离教学媒介设施有卫星地面接收系统、大屏幕彩色电视接收机、录音机、教学录像带等,还建有微机室、图书室、阅览室等。能够开设学历教育和成人教育的多种专业课程,是当时晋城境内唯一冠以“大学”称号的教育机构。
    2001年,市电大教研室邀请我为开放教育法律本科班讲授《中国法制史》,当我骑自行车沿着新拓宽的凤台东街来到该校领取教科书时,才发现这里“旧貌换新颜”了:高大的校门颇具气派,校名凸嵌其上,赭底金字,分外醒目。5层高的新教学楼巍然屹立,原来的那座旧楼,自惭形秽,羞答答地“躲”在后面……教学楼前,家属楼间,学生宿舍楼、操场路面都已硬化,平坦如砥。校园内绿柳拂面,草坪如茵,环境优美。新教学楼配备了一个48座的语音室,一个会计模拟室,3个计算机教室,一套卫星地面接收设备,实现了和中央电大、省电大计算机网络教学联网,建成了校园内计算机局域网,并上了互联网。远程教育成为现实。
    法律本科班的学员大部分是我市公检法机构的在职工作人员,我因从事兼职律师工作,和他们比较熟悉。记得住名字的有:市中级法院的法官贾茂林、贾晋平、庞润花,市检察院的高水平,泽州县法院的赵荷花,泽州县公安局的张志华,律师钱国庆等人,他们都是利用双休日来电大“充电”,听我讲课的。他们是“学员”,不是“学生”,我对他们也不敢妄称“老师”。说起来,我的文凭只是“大专”,连“本科”都不是,却敢给本科班讲课,这正体现了市电大开门办学,唯才是举,提高素质,终身教育的新观念。和我一道为电大授课的还有多人,如:市中级法院法官李凌云女士,晋城师范教师李宾赛等。后来,市电大全面实现远程教学,不再聘用校外人员,我们就“下岗”了。
    回顾在市电大讲课的经历,我为了讲课生动活泼,“被迫”钻研教科书,认真准备讲课材料,回答学员提出的刁钻古怪的问题,对提高我的学识水平大有裨益。还在电大重见老朋友,结识新朋友,接触新知识,活跃新思维,打破了往日单一枯燥的生活,应该说是一段美好的日子。
    该校现在迁往位于泽州县金村镇府城村的市委党校办学,条件比过去更好了。为了来往方便,学校有专车接送老师上下班。告别时,看着停在家属楼西侧路面上的专用大巴,我不觉脱口吟出一首剥皮诗(仿杜牧《清明》):
    登台讲课语纷纷,美好回忆总牵魂。借问电大今何在?专车开往府城村。